股票配资

当前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 正文

中邮590003

\
  中邮590003,夏季不甘不愿的跟到陆氏投行,趴在桌上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让她去设计公司开创她引领中国时尚的大计,她难道以后要天天跟他来这趴桌子上发呆?
  勾着唇在她耳边森森说:“你可以试试……去挑袖扣。”
见到?”
  “所以,”沈妍顿了顿给她点的更清楚,“他在结果出来之前就给你走后门了。”
  沈妍斜斜看她一眼:“你还是先摆脱再说吧!”
  说曹操曹操到,夏季还没说话电话就来了。
  闭着眼淡淡说:“明天不许去了。”
  “嗯,走吧。”说着就带她往单元门走。
  第二天夏季打着同样的小算盘早起,睁眼就看见了同样睁着眼的……
  “怎么还没走……你干嘛苦着脸?”
  “你是说他从头到尾都在看不起我?!”夏季愣怔半天终于明白了沈妍的意思,摔了筷子差点蹿起来。
  直到那晚夏季和同时露面,她瞬间明白了。
  “我上次说的话你不记得了?”淡淡说:“还不到时候。”
  夏季早就想偷跑出去了,再被她一怂恿,当即趁开会跑到了设计公司去。
  夏季怒火冲天又隐约觉得沮丧失望,当即就想回去质问
  “夏季你再不回来,是想连累他们整个设计公司?”
夏季嘟嘟囔囔的边吃火锅边控诉霸道小气,沈妍夹了涮好的肉放到她碟子里,撩了撩长发问她:“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坚持给你开家公司?”
  可问完这句话,她就想起他前两天确实鄙视过她,一时愤懑又委屈,“我的设计也上过时装周秀场啊,他亲自去走的秀,他怎么会看不起我?”
  “我不要!”
  夏季被他挑的状态上来后就精神了许多,任他胡来完窝在他怀里看着他装睡又装酷的脸傻笑:“你有没有觉得其实你很幼稚?”
  “我才不去你那,我要回我们家,我们家都做好心理准备等我回去了!”
  在夏季不按常理出牌的时候打出来,就是在给锦上添花;如果能在他们危机四伏的时候打出来,就可以给杨瑾雪中送炭。
  夏季没听明白他什么意思,旁边的沈妍却听清了,拿过她手机冷笑:“怎么,陆总财大气粗是想收购我的公司还是想叫人把它砸了?”瞥见怕他俩吵起来急得直跳脚的夏季时,声音又意味深长起来,“还是说,陆总在担心什么?”
  肯定生气了,夏季下午下班早早熬了汤向他示好,哪知道他回来后冷着脸自顾自吃饭,一句话都不说。
  “他凭什么觉得我设计不出来?”夏季以自己所学的手艺为饭碗,这是她为数不多的一个骄傲,容不得有人质疑自己的能力分毫,所以陡然横眉怒目起来。
  “不准去。”系着扣子的手一顿,眼神已然清醒。
  沈妍犹豫的看着她说:“你收到邀请卡是……投了赞助费走后门给你弄到的,不然为什么你会第一个收到邀请卡?难道是因为你的作品最棒?”
  凉凉扫她一眼,抽过纸巾擦擦嘴转身去书房了!
  “那也不准去,今天跟我去公司。”在这个傻子确定自己心意前,规避投资风险是上策。
  怀有鸿鹄之志的人总是格外讨厌别人说风凉话,夏季更是气愤,抬脚踹开他的腿缩到床边去,“你少看不起人,好歹我也让你在卡鲁塞勒大厅走过秀,你老顽固!”
  “我不去!”夏季果断拒绝。
  “你敢!”长腿一伸压住她:“不要也不准去上班,你能设计出什么来,乖乖待在家里。”
  上前摸到她的裙边,狭长眼睛闪着恶狼的光芒:“不去就撕烂你的裙子,嗯?”
  他正吃从容的吃着自己煎的牛排,见她回来眼皮抬都不抬,吃完径直去了书房。夏季撇撇嘴,自己到厨房找吃的——他居然只煎了一份牛排!
  黑亮的眸子霎时深不可测,夏季缩了缩脖子又觉得自己没错:“我又不是学管理的我要公司干什么,而且我跟着妍姐做很好呀!我不要!”更重要的是她才开始向鬼才设计师学习,没道理让她放弃最喜爱的设计师去开什么公司单干嘛!
  “也许……他不觉得你不会吧,给你开家公司,即使你自己设计的衣服没有销量,不是还有别人的设计作为安慰吗?这样看来,他这人也还说的过去。”
  年后公司里的新项目开始启动,无论是夏梓嫣还是都忙的不可开交,沈妍也催着夏季去她公司上班。
  “其实……”沈妍略作沉吟,连眼神都有些飘忽,夏季好奇的问她:“其实什么?”
  夏季嘟囔着小气鬼自己煮了碗面,抱着碗到视听室看电影去了。
  到了K市,直接把车开到他公寓楼下,夏季气呼呼的说:“我要回家。”
  沈妍低头喝了一小口橙汁,拉她坐下说:“我之前查过你的名次,其实并不差,一百来名,即使不能上秀场也同样很有前途。只是来这样一出,若是你找工作时被有心人翻出□的话,大家可能只会去关注你的人品而不是成绩了。”
  “不过本心也是好的,况且你找了一个好老板我,不是吗?”
  “我也很纳闷呀!”夏季鼓着嘴说,“我在你这里上班多好,自己开公司难道我要招来一堆设计师看他们设计衣服么,我自己就会呀!”
  眼下,给雪上加霜的时候来了。
  原来是早有所谋。
  他说的什么?夏季想到那句话的时候简直气炸了,狠狠瞪了他一眼,一整路都没理他。
  “你才买菜,你买一辈子菜!”夏季哼一声小下巴一昂,“我今天要去沈妍姐的公司上班去了!我也是有工作的人啦!”
  夏季不明白他干涉她工作的原因,也气哼哼上班去了。
  夜色中,眯眼瞪了耍小孩脾气的人半晌,揉了揉眉心也闭了眼睛。
  这件事,相对局外人来说,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连杨瑾她都没有告诉,告诉他有什么用,不过是徒增苦闷。
  *
  沈妍哼一声:“那就比一比到最后我们谁的损失大。”说完不等他开口就挂断电话,把手机往夏季怀里一塞,“还不去工作,我公司要是倒闭了你负一半责任。”
  听完,她挑挑眉帮夏季收拾东西,“好了,别郁闷了,我请你去吃饭。”
  第一天上班,夏季特意准备了一套稍显成熟的黑白套装,在试衣间里换上美滋滋的对着镜子照来照去,看见在懒洋洋的挑衬衫,转身拿了件灰色细纹的递给他,站在他身前问:“怎么样?我看起来是不是成熟又严谨?”
  她十一点回的卧室,只知道睡着前也还没回来。
  直到十点他才回卧室,夏季已经睡着了,看着她没心没肺的安稳睡容就觉得气闷,愣是按着睡得迷迷糊糊的她肆意收拾了一番。
  大赛作品的排名只在委员会内部公开,这些登上秀场的作品都是按排名截取的。沈妍本意是了解一下夏季究竟排到了多少号,大致处于什么水平,没想到竟然被告知有□。
  了解整件事情后她同时也就明白了,这是一张牌。
  脸色唰的冷下来,“你接着说。”夏季乖觉噤声,任他带着往楼上走,半句话也不敢多说了。
  果然他的声音已经冷到了极限,咬着牙让夏季立刻回去,夏季接触新环境正觉得新鲜,打死也不愿意回去。
  却似乎笑了笑:“担心什么?担心你的公司真的会一不小心倒闭?”
  “你不会还在生气吧?”夏季明知故问。
  设计作品大赛仅两年一界,几千名参赛者中只有不到百人的作品能登上时装秀场。夏季不是天才设计师,何况起步晚,当初知道她收到邀请卡的时候,沈妍也着实有些惊讶,随即联系了她在法国时装协会的朋友,托他查看一下夏季的排名情况。
  今天起得还算早,慵懒中带着那股没睡好的起床气,半眯着眸子从上到下扫她一眼问:“买个菜用穿成这样?”
  夏季瞪大眼睛难以置信,“怎么会?我收到邀请卡了,而且是最快一个收到的!”
  正哀怨,沈妍电话就过来了,问她怎么没去上班,夏季知道沈妍不待见,半天才吞吞吐吐把事情讲完,沈妍在电话那边浅浅一笑,镇定又若无其事的暗示她偷偷过去。
  因为惦记着那句狠话,夏季一夜都没睡踏实,早上醒的比往常还要早。身后果然还在睡觉,夏季小嘴悄悄一咧,踮着脚尖下床洗漱,连早餐都没敢做,换了衣服就溜了出去。
  “谁、谁想嫁给你了?”夏季被他一个字吓到惊悚,“你年纪这么……”
  夏季被她一关心,脸上表情更憋屈,气愤又哀怨的把这两天的事竹筒倒豆子一样全向她讲了。沈妍手肘支在办公隔断上表情淡淡的听着,手却抵在了嘴边挡住了那一丝笑意。
  去了设计公司,夏季时时提防着怒气腾腾的打电话过来,结果直到下班连条短信都没有。等她更加忐忑的回家后发现居然已经先回来了。
  “他本心哪里好了!他都不让我工作!”夏季被她一吓唬,真以为后果会如此严重,心里火大的只觉得自己当初上了秀场是件能让人笑掉大牙的事,怪不得那天听她提到走秀时会冷笑!
  下午下班,夏季想着回去又要跟他吵,磨磨蹭蹭的不愿意走,正考虑回自己那还是回夏宅的时候沈妍走了过来。
  又是一顿吵。
  一个失笑,揽着她低头问:“这么想见我的家长?很想嫁给我?”
  提出开公司她只用做自己的设计,夏季因为他一直莫名其妙的霸道叛逆心起,就是不同意,甚至把从沈妍那学来的‘财大气粗’都用上了。听的瞬间火大,掀了被子下床走人。
  夏季下意识的拒绝相信,但沈妍眼神笃定,她也开始结巴:“可是……可是如果我是走后门进去的,我不应该最后才收到邀请吗?”加塞的没道理排在第一位呀!
  夏季的作品实际排名将近200,能收到邀请卡是有人往里砸了巨额赞助,姓名不便透露。
  夏季一愣,“为什么不能去?我已经不用给你打工了!”
  当时沈妍就疑惑不已,因为夏伯父不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夏梓嫣更加无所谓,她甚至去问了杨瑾,同样一无所获。
  沈妍去年才挖来一位时尚界的鬼才设计师,他设计出的男士西装别具一格又夺人眼球,杨瑾送她那一套图册里就有不少设计师借鉴他的设计元素。沈妍毫不避嫌的把她分到了他带的小组,乐的夏季搂着沈妍胳膊发誓要设计销量第一的男装。
  “我就不过去!你管不着我,我明天一定要去!”说完,夏季翻个身沿着床沿自顾自的睡了。
  跟沈家生意来往不多,对沈妍也不算了解,但那天在‘望穿’沈妍的反应却落在了他眼里,这个女人显然不是个省油的灯,更重要的是她不会站在自己这边,而且有把夏季推给杨瑾的趋势。
  “……”
  “不行呀!”夏季急急的反对他,“我志向就是设计出国际顶尖男装,你怎么总是不理解我呢?”
  抓她不住,听见她的话冷哼一声:“你再闹,明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顽固,过来!”
  还真不能理解。睁眼嘲笑的看她,夏季瞪着眼看回去,半晌浅淡的叹了一声:“我给你开一家设计公司,你自己做。”
  “我不过是上个班,你怎么能这么小气呢?”
  这种事他真的干的出来,夏季急忙去拉他手,“你你有暴力倾向啊!”
回K市后,夏季给夏宅打过电话,夏梓嫣貌似彻底不理她了,夏致安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道的嘱咐她一个人住在外面,夜半要注意防偷……
  “其实,你的作品本来不在时装周的邀请名单里。”
中邮590003:http://www.peizi6666.com/list-11-1.html
本文由萧墙配资平台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我要评论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andk_in 或查找公众号 安妮导刊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