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快讯

当前位置/ 首页/ 证券快讯/ 正文

大成景阳基金

\
大成景阳基金,跑了几步看见宴会厅门口那里一阵喧闹,远远就看见有人进来,美丽
寒表情淡淡的看着她没说话。
  本着逗小孩的心态压低智商去逗周子铭,结果反被逗的哑口无言,愤愤的过来叫陪她去吃东西,走到沙发后面就听见貌似苦口婆心的话:“夏梓嫣那样的女人你确定能驾驭的了?人长得是漂亮,但她女强人的形象可是在K市的商业圈子里都出了名的,一个女人强硬的比得上两个男人,和这样一个女人结婚你肯定会后悔。她上得了厅堂,但是你能忍受她和很多男人把酒言欢吗?事业型的女人你觉得她下得了厨房的概率有多大?小沈,听哥一句话,这种女人要不得……”
  闷哼一声抬身恼火又郁结的看她,够过手机在他面前得意洋洋的摇晃:“你要不要照一照?好像你要戴个口罩去上班啦~~”
  作为夏梓嫣的妹妹,作为沈柏禹的朋友,一个月里两个人都是忙的不可开交。
  阖着眼翻身躺平,伸手把她箍在胸口继续睡。
  “你自己想清楚。”点点头,起身带着去吃东西。
  半晌,他才点了点头问:“为什么把时间订的这样仓促?”
  *
  “你到底怎么进来的?”裹着被子胡乱蠕动着抬头去找他的脸,“你回自己卧室睡……你脸上这是什么?!”
  她笑眯眯的在他身下犯傻,突然间便觉得心情大好,抑制不住的上扬着嘴角低头去亲她,“那就不去上班了,陪你在床上玩一天,嗯?”
  凑过去,“是不是在说沈柏禹和我姐姐结婚的事呀?难道不是因为喜欢才结婚的?”
  “你什么时候进我房间的?!”她明明锁了门的!
  有点像刚才她把饭和汤做好端上桌时,某人眼里迸射出来的晶亮。
第四十一章、结婚
 
  好在她迷糊片刻就清醒了。
  早上七点,自然醒。
  噗……旁边端着酒听他俩打招呼的顿时喷了一桌面,咳嗽的俊脸通红还不忘坏笑着去欣赏一张黑沉沉的脸。
  在黑成锅底的脸色下,自顾自的收拾了客房,关门,上锁。终于安安稳稳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时,她才从枕头底下拿出那块黄钻就着月光看它反射的细碎光芒。
  “做个让你披披肩的理由,嗯?”说着揽紧她的腰低头在她嫩白袒露的锁骨处深深一个吮吻。
  “是吗?”眯着细长眼睛缓缓弯唇,“那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偷偷摸摸——”
  “我的礼服也是Gianfranco Ferre亲自设计的,而且按照他了一贯的设计理念,是不是很简洁清纯?”说着在面前傻傻的转了个圈。
  “为什么?”排斥的扭头拒绝他,很快又恍然大悟,得意洋洋的问:“你是不是觉得这件礼服胸襟稍微有点低,被别人看到你很不舒服?你表示很心酸?”
  揽着进包间门时,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出怪调:“哎呦,你俩总算没事儿了!还是咱们小夏姑娘比较亲近讨人喜欢,那个叶什么就跟天外来客似的,我都懒得看她!”
  这么和谐的氛围,差一点她就以为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都是在做梦。
  见还要扯到更奇葩的问题上,插话问他:“婚礼日期定了吗?”
 
  坐在他旁边的沈柏禹咳了一声昂昂下巴暗示他,才反应过来,难得讪讪的笑着去看,哪知道根本就没听他说话,欢快的跟谢雨涵打着招呼就去逗周子铭。
  这块石头,是给她的。
  被她推得火大,一把揪住她压在身下,“夏、小、季!不睡觉是不是,那我们做点别的!”说着伸手就去拉她睡裤。
  一身黑色伴郎礼服,难得系了领结,修身的正装把整个人衬得格外精神笔挺,听她美滋滋的问,低头贴她耳边低声说:“去找件披肩。”
  他带着起床气的时候,动作总是格外凶狠……到位,每次都弄得她欲死欲仙,但“欲死”又总是大于“欲仙”,见他要动真格闭紧腿哇哇乱叫:“我睡我睡,我是好心好意的,你看你的脸,不揉揉一儿会就没法上班了!”
 
  当晚就磨着回了城南夏宅,这么大的事,她居然不知道!
  夏致安从未向此时一样,内心涌起一股强烈的歉疚与无奈,他的女儿,到底是因为他才会面对这样的处境。
☆、求婚
 
  被“小姨子”这三个字雷到呆滞:“我以前还有点喜欢你来着……我这算不算**啊?”
 
  “你们真的要结婚?!”惊的眼睛瞪的奇大,见沈柏禹扬眉看她,才挠了挠头说:“我以为你们开玩笑的,不过对象是你的话,我还是挺赞成的……”
  他已经苏醒的鼓鼓硬硬隔着睡裤都触手火热,涨红着小脸缩手尖叫,见他一脸得逞的快意,她鼓着脸眼珠一转,迅速伸手勾住他脖颈张嘴就往他右脸上啃去……
  然后,终于有些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把手往回缩了缩:放在她抽屉里的东西,就是她的了。
  *
  进门就见老爹和老姐正坐在客厅里开茶话会,夏致安眼神有些犀利,连声音都是意味深长:“告诉我原因,为什么要嫁给他?”
  沈柏禹扬着嘴角靠在沙发上,一双桃花眼里光芒晶亮,有什么好想的,有什么好劝的,他喜欢、他甘之如饴。早在几天前,她明艳的笑容镌刻在他心里时,他就已经妥协了。怎么不会愿意,他已经太久没有像现在这样遇到一件如此顺遂心意的事情,尤其这件事情的保质期,还是一辈子。
  “我看你也很喜欢,怎么不赶紧和他把婚结了?”夏梓嫣哼她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跟他混在一起了,要不是爸爸在中间拦着,你早就被我送出去了。”
  “——啊!!!”稍不注意就被他风驰电掣的扯掉睡裤,惊叫着连忙去抓他手阻止,他却顺势抓住她的往他身下摸,“脸不用揉了,揉揉这里。”
  最后一句明显是对沈柏禹说的,沈柏禹风度翩翩的笑:“啊,你做妹妹的还不知道?未来的小姨子,幸会了!”
  慢吞吞踱过来,凉飕飕的眼神透过闪着寒光的眼镜扫了他一眼:“我看你也是天外来客,你住的星球是不是叫鸡婆星?”
 
  夏梓嫣听见她电话响就冷冷哼一声,哼的不敢挪地方,最后还是夏致安挥挥手让她出去。
\
 
☆、结婚
  “不是,”压住上扬的嘴角,摆出的神情有些黯淡,“不是我不舒服,是怕别人眼睛不舒服。”
  夏梓嫣的伴娘是和,沈柏禹那边是和他的另一个发小。
  屋子里暖气开得很足,侧身睡在她身边,羽绒被只盖到了腰处,精实的上身赤|裸裸暴露在空气里,倒是把她裹的严严实实的揽在怀中。
  其实对两家欲结为秦晋之好的商业巨头来说,用一个月的时间准备婚礼,着实很仓促。尤其是这场婚礼还要隆重举办。
  新娘婚纱和伴娘礼服都是从意大利空运过来,前两天才到。穿上淡粉色的抹胸礼服忙里偷闲的去找显摆。
  “问你话呢,总拉上她干什么?说你的。”夏致安拿杯子点了点桌面,在旁边做个鬼脸应和,“就是嘛!”
  她每天早上都醒的极早,醒来就精神充沛的捣乱。有时夜里要关注欧美的股市动态,一向睡得晚起的晚,每次被她吵醒都会逼着她继续跟他一起睡。好不容易把她生物钟调的差不多,分开这几天又回来了!
  夏致安咳一声,“别转移话题,按你这话的意思,你和姓沈的小子结婚不是因为喜欢他?”
  今天哭的身累心累,捏着石头很快睡过去。枕边的钻石依旧闪耀,太亮的光芒总会让人忍不住迷失其中。
  婚礼是在新悦酒店举行的。
  立刻来了精神,睁大眼凑上去研究他左脸正中的那个浅红印子是什么,看了半天心念一转顿时恍然大悟,嘿嘿笑着拿过手机推他肩膀,“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偷跑到我床上来的报应!”
  尖叫还未出口就被堵了个严实,她的底裤!!!
  这么想着,脑袋里就有什么疑问一闪而过,这几天都是这样,模糊间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没解决,但挠挠头发又什么都想不起来,索性不去想了。
  “还有一个月,不算仓促了,再说……”夏梓嫣顿了顿,难道俏皮的眨了眨眼,“我不是想着早点嫁了让您省省心吗?”
  他从来不进门,每次都是停在门口给她打电话。
  拿着手机给他当镜子照,“你看,这里,”又摸过那块钻石给他看,贼兮兮的眨着眼幸灾乐祸:“咯得慌吗?你说这是不是你偷偷摸摸的报应呀?”
  好像就这么和好了,想象不出夏梓嫣和夏致安知道他俩又混到一起后该是什么表情,打电话回去支支吾吾的说住在自己那里。
 
  夏梓嫣顿时姿姿媚媚的笑起来,艳丽的让人移不开眼,“我明白您的意思,我的公司确实遇到了些问题,但这是两码事。爸爸您还不了解我吗,我很理智,我知道婚姻代表着什么,意味着什么,一辈子的事情,我不会拿来当儿戏,您应该相信我。”
  “怎么会?”夏梓嫣诧异的笑起来,“我不喜欢他为什么要嫁给他?才不会像您的小女儿一样,再喜欢也是让别人捏在手心里,说分手就分手,连他接近她是不是以结婚为目的都不清楚。”
  当时在沙发上看杂志,听见她的说辞,冷冷哼了一声,不服气的瞪回去:哼什么,要不是你这么渣,我能不说实话吗?!
  在他们两个人心领神会的笑声中,吹胡子瞪眼的怒了:结个婚有什么了不起!我也能结!
 
  沈柏禹看吃瘪的样咳嗽着去握拳挡住笑意。
  真的很漂亮。
  夏致安眉头一松淡淡笑起来,格外的清俊洒脱:“你从来都是那个让我省心的,让我操心的那个啊才不会惦记着我是不是省心!”说着抬手拍了拍身旁小女儿的脑袋。
  沈柏禹还算沉稳也被她囧的呛了一下,浅咳了两声尴尬说:“不算。”
  沈柏禹听得高兴,亲自给她倒了杯酒两人碰过后才转身回:“4月6号,还有不到一个月。”
  凑过来还想再劝劝他,却被他一掌推回。
  盯着她起伏明显的胸口眼神一阵幽深,若无其事的揽着她走到无人的角落,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做什么?”
  有没有迷失不知道,她就是睡的有点迷糊,朦胧中总觉得听到开门的咔嗒声和压低的脚步声,翻个身就找到了一个熟悉的靠垫,安稳的扎进去,很有助睡眠。
  “谁、谁说我不清楚了?”在一旁听得心虚脸红,但她确实不清楚,只好嘟囔:“我也没有那么喜欢他好不好……”
  但他们每天还是可以凑到一起的,因为每晚都会到夏宅接。
  “喂,说什么呢!”爪子一挥,蹦到正拍着沈柏禹肩膀作语重心长状的面前,张口维护自己的姐姐:“谁说我姐下不了厨房的,她熬得粥比徐记粥铺强了好几倍,怎么就不能和她结婚……你说我姐要和你结、婚、了?!”
  在母爱缺席的环境下成长,夏梓嫣从小就独立自强,她理智早熟,永远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很多时候,她都在以一种男儿的毅力和姿态独自行走于荆棘之中。
第四十二章、求婚
 
  “你!”顺着他目光往自己胸口看去,顿时一口气出不来,恨的又挺了挺胸,“我就不披,既然小那我多露点也没关系,哼!”
  疼痒叫了一声,红着脸慌乱的去看周围有没有人注意,回头就见一脸“你现在可以找披肩去了”的腹黑幼稚表情,胸口瞬时起伏的更激烈了,无语半天也只能狠狠瞪他一眼,捂住泛着水光的鲜红印记往化妆间跑。
  当天晚上没能走成,但是她也没屈服。
  夏致安一个高兴,来了个全场大酬宾,全天的餐饮账单都以八折结算,颇有大赦天下的气势。
大成景阳基金:http://www.peizi6666.com/list-11-1.html
本文由萧墙配资平台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我要评论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andk_in 或查找公众号 安妮导刊 即可。